奓茤

绝对不会弃坑的!

青春期的荷尔蒙躁动

突如其来的甜蜜脑洞√





“哈…嗯啊…小胜…嗯…”
“废久…”
    
被窝里的湿意让爆豪胜己起了个早,他难耐地一掀褥子,粘湿的裤裆让他没忍住对自己的头爆了一炮——操!老子才不会尿床!

“臭小鬼!给我好好吃饭!” 光己看着有一搭没一搭吃饭的爆豪胜己,大为光火。她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,生出一个这么不省心的孩子。

“吵死了老太婆!我去上学了。”心情烦躁的爆豪并没有多大食欲,索性把盘子一推,扯上书包就冲出了家门。

可恶!都怪那个废久!

另一边的绿谷也没有心情畅快的到哪里去。想起来早上那一条略带腥气的内裤,他的脸就烫得可以烤一块猪扒;再加上,梦里那双猩红色的眼睛…绿谷出久只想发动一记ofa100%把自己锤进地里。
   
为什么会是小胜呢…绿谷苦闷地想。明明从小到大都在欺负自己,脾气又臭,打人又痛,明明应该最讨厌他了!为什么,为什么会梦到这种事情…
   
绿谷纠结一个上午也没有得到结果,果然还是向别人求助一下好了——“丽日同学!那个…请问…在梦里见到一个很熟悉的人,代表着什么意思呢…?”绿谷嗫嚅着开了口。

“诶?小久君?梦里…熟悉的人…那,在做些什么呢?”

“啊!做些什么的话…诶…就,就是一些,很,亲密的事情啦…”绿谷挠挠头,脸一下就烧得通红。

“亲密的事情…!!小久君!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呀~嘻嘻…”丽日玩味的笑着,其实她的确很好奇。

“诶!?是喜欢的意思吗…”绿谷嘟囔着,捂着脸躲回了座位,趴在桌子上,视线却不由自主地飘向了那个金黄色的榴莲头。

嘁!真是不爽!爆豪都不需要去看,也能知道这目光来自于谁。除了那个废物书呆子,谁还敢用那么直勾勾的眼神盯着自己。那个废物书呆子…可恶!可恶!他凭什么自作主张跑进别人的梦里来!还做出那种…那种…啧!

爆豪胜己一股气没收住,手边的书本就被炸了个稀烂。——妈的!

不远的切岛看到这一幕,担忧地对上鸣小声嘀咕:“刚期中考完,爆豪是不是有点太累了啊?我看他今天心情很糟糕啊!”

“安啦切岛,爆豪哪天不都这样嘛。”上鸣满不在乎地撇撇嘴,表示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。

“他今天可是把书都炸了啊!诶,要不,我们放学带他出去放松一下?”切岛依旧表示担忧,但带爆豪出门的主意明显获得了上鸣的肯定。

“出去玩?好啊好啊!”虽然上鸣的出发点和自己的本心似乎截然不同,但是说干就干!这是切岛锐儿郎一贯秉承的男子汉原则!

“喂,爆豪!放学之后要不要出去放松一下?我看你现在好像很不爽嘛!”

正在火头上的爆豪下意识地就想给来人一发爆破,但在看清来人之后还是及时地收住了手。嘛,是切岛啊,不是什么不长眼睛的废物点心。

火花在爆豪的手中堪堪闪烁了一瞬,却没能逃过绿谷的双眼。望着不远处切岛和爆豪相谈甚欢的情景,绿谷出久的心突然不由自主地坠下去,坠进深渊里。

切岛同学真是厉害啊…明明小胜想用个性的时候从来不会收手的…小胜也终于交到可以知心的朋友了吗?真是令人高兴的事情…呢。

无意识注视了许久的绿谷终于讪讪地收回了目光。只是视线突然变得模糊,那么多年来的隐忍,委屈,全都变成豆大的泪珠猛地砸在课本上,猝不及防。

明明从小到大一直陪在小胜身边的是自己才对。

果然小胜,那么讨厌我吗。

令人不爽的目光总算消失了。爆豪胜己放松了一瞬,眼睛却假装不经意地一扫——什么嘛,废久就是废久,一天到晚哭个没停,跟小时候一模一样。脸还哭得红红的…

废久的眼睛是红的,嘴是红的,脸颊也是红的,全身上下都是暧昧诱人的潮红色。眼眶里还蓄着一汪晶莹的水,嘴角的唾液被拉成缠绵的细丝——连接着两个情动的少年。

妈的!!难看死了!!

已经奄奄一息的书本没能逃过被鞭尸的噩运。

“那个…爆豪?”

“不去!老子才没有什么狗/屁烦心事!”
   
钢铁男儿切岛显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和同样一脸错愕的上鸣电气面面相觑。

只有不远处的丽日御茶子把一切情景都尽收眼底,这对幼驯染的真正关系在女孩子眼里,再好懂不过了。

小久君和爆豪同学都是大笨蛋呢。

End.
     

雏菊 Chapter 10


    黑影越发凑得近,近得能让费里西看清来人的金发碧瞳。
    是海因里希么?
    像极了,但不是。
   “我是路德维希。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。”  
    路德?好熟悉的名字。他试图回忆起有关这个名字的一切,可是那些弱不禁风的雏菊霸道多了,饶是把根须扎得更紧。他再次剧烈地疼痛起来,只能无意识地重复呼喊,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也的确是良药。
     费里西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舌尖一点,周身的疼痛都被它带走了,心脏一麻——
    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,攻破了花瓣的枷锁;不仅仅是“路德维希”,还有他严肃时紧蹙的眉头,生气时发黑的脸;他会做美味可口的pasta,他身上有着令人安心的荷尔蒙的味道…在一起的日子,郁闷的,快乐的,全都回到脑海中来,一点一点填补上记忆的漏洞,把花朵都挤走,从口中吐出来。被雏菊带走的活力一点一点地回到身上来,费里西安诺越发清醒起来。他不仅找回了自己的生命,更找回了“路德维希”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全部意义——
     这是带给他重生的名字。
     是海因里希离去之后,让他重新充满爱的人。
     是想要厮守一生的人。

    “海因里希,我找到我内心的答案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主任!病人的血压和心跳都在回升!”
    “安排一下,他很快可以转出ICU了。”
    “他们,找到了奇迹。”

     路德维希是被一片嘈杂声叫醒的,他老哥基尔伯特的声音尤其吵。
     “我说你个死男人婆…阿西!你醒啦!”
     “蠢鸟你说什么!?(咣)…诶?蠢鸟的弟弟醒啦?”
      路德维希睁开眼,扫视整个病房——这是个普通病房,旁边的床位上并没有人——所以费里他——
     
     砰!
     “番茄混蛋!不许拉着我!要不是笨蛋弟弟我才不会来看望……”
     顺着声音看过去,找到了——
     哆哆嗦嗦躲在门后堪堪露出的一根卷翘的呆毛。

      哼,真是拿那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啊。
      路德维希无不头疼地想,眼神温柔得动人。
End.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从寒到暑,终于!
一直一直热爱着花夫妇!
撒花🌸~

雏菊 Chapter 9


    “贝什米特先生,瓦尔加斯先生他得的是花吐症。而且很遗憾的是…已经是最后的期限了。如果在这几个小时里找不到命定之人的话…您看看吧,这是他现在的情况。”
    薄薄的黑胶片上,是费里西安诺体内令人惊骇的景象——象征纯洁的雏菊花密密匝匝地挤在肠壁上,扭曲异样的美感。路德维希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天知道这几个月,费里是过着怎么样痛苦的生活?
    …花吐症。路德不是不知道这种诡异的疾病——小菊正是为它而死。再加上其极强的传染力…他大概知道为什么费里一直瞒着小菊的死亡了,恐怕在小菊暴毙而亡的那天,费里就已经感染上这种可怕的病症。
   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我…真的不知道他的…心上人…是谁。”
    “真的很抱歉,这种病,您应该清楚。”
    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 “喂,哥哥。你认识费里的时间比我久,你知道,他有喜欢的人吗?”
     “嘿,阿西!本大爷的好弟弟…你怎么突然问这个?小费里怎么了吗?!”
      “花吐症。”
      “又是花吐症!?这个…小费里他…喜欢过的人是有的,可是,已经去世很久了…”
      “…好。我知道了。”
      “诶,阿西!实在没有办法的话…不要冒险,阿西。”

   “喂,您好。请问是费里的哥哥罗维诺吗?我是路德维希·贝…”
   “他/妈/的你个土豆混蛋!我的笨蛋弟弟怎么啦!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要了你的命…妈/的番茄混蛋…”
   “诶嘿嘿不好意思,小罗马诺一直都是这样。小费里出什么事情啦?”
   “花吐症。你们知道他有喜欢的人吗?”
   “我不清楚噢…我帮你问问小罗马诺。…小罗马诺!小费里有喜欢的人吗!…我/他/妈怎么知道他喜欢谁啊!他喜欢的那个小子不是早就死了吗!他现在对这个土豆混蛋不是挺上心的吗!…你听到了吧。要好好照顾费里噢,小贝什米特先生。”
    “…好。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 “所以您有答案了吗?贝什米特先生。”
    “…请您回避一下,我,我想试试。”
    “可是如果您不成功的话…”
    “会感染。我知道。”
     而且,也没有人能够拯救我了。
  
     医生们出去了,狭小的病房一瞬间显得空空荡荡。路德维希凝视着病床上的费里西安诺,心中充满了不确定。他爱上面前这个少年了,这是毫无疑问的;可是,他爱他吗?平日里的撒娇耍赖,真的算得上是爱意吗?更何况,他的心,也一度属于别人…
   
    “是谁!”少年猛地睁开了眼,却是令人心慌的涣散。
    “费里!”路德恍然回神,有些欣喜,却看见费里本就失焦的双眼,一点点翻白,翻白。
    “是谁!是谁!…”
     费里西安诺还在无意识喊叫着,路德维希才意识到,他不能再拖下去了。路德深吸一口气,最终伏下了身子——
    “我是路德维希。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。”
    “路…路德?路德?”
    “是我。”
    “路德!路德!路唔…”

     费里西的嘴唇很干,远没有旧日看起来所能品尝到的润泽;可路德维希并不在乎,他甚至想攫取更多一点——真爱之吻,要吻到什么地步呢?仅仅只是唇瓣相贴似乎并没有多大成效…索性更进一步——左不过也是一死,不如趁人之危一次,满足他禁断的幻想好了。
    刚一撬开费里西的牙关,他就尝到了鲜血的腥甜——真是与书本里形容的不同啊,路德维希想,却继续着舌尖的探索。先将少年的贝齿描摹一遍,的确和它们看起来那样小巧又齐整;平滑的上颌已经被繁杂的花覆盖,留下酥麻而瘙痒的触感。费里西的舌就在下方,路德维希尝试触碰,然而刚一相抵的瞬间,就有一阵过电般的快感轰击了他,紧接着,费里西口腔里的花朵像是活了过来,顺着路德维希的舌一路向内生长,极具生命力。
    路德维希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费里西的口腔——然后扭头开始咳嗽。花带血纷纷,撒了一地。路德维希被剧痛所占领,却更心疼起费里西安诺来。在过去的三个月,小费里是不是每天都经历着这样肝肠寸断的疼?连他都难以忍受的痛楚,他又怎么还能保持笑容呢?!而自己,非但没有察觉,还做了伤害他的事,把他至于险境,背负上更重的伤痛…
   路德维希双目发黑,摇摇欲坠。他想支撑着走出去休息,一回头,床上的病人却剧烈的颤抖起来,口中不断涌出更多更多的花瓣。果然,我还是没能救下他吗…路德维希最后深深地看了费里西一眼,伸手按响了床头的铃,再难耐万蚁噬心的疼痛,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 他没发现的是,满地赤白交加的花,和费里西安诺口中一模一样。
Tbc.

雏菊 Chapter 8


   “费里!”
    转过又一个街角,路德维希终于发现了,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费里西安诺。路德心中一块巨石,狠狠地落了地,引起一下沉闷的痛。啊…果然又是这样啊…路德维希嘲讽地苦笑,他一丝不苟的装束此刻乱七八糟。
    费里啊,你怎么,又躺下了呢?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噢。
     路德维希扶起地上的人,揽在怀里。
     真的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…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呢,为什么要离开我呢…
     路德维希用前额轻抵着对方的前额,鼻尖对鼻尖——几乎是感受不到一丝丝的温热。
     难道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,费里西?丢下朋友可是不道德的…啊…我们这样真的还算是朋友吗…
    雨水忽而变得滚烫了,从男人的下颌淌过,消失在大地。
    嘛…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还是告诉你吧
    风声带雨,席卷着天地。救护车的警笛,化在呼啸里,泥泞不清。

     “Ich liebe dich.”
 
     是谁?
     黑暗,始终是黑暗。费里西使劲地睁眼,却还是看不见。明明一直有个声音在呼唤着,可是,那是谁?
     大脑在运作,许许多多破碎的记忆纷至沓来。有一个呆毛翘起,谈吐粗暴的,是罗维诺;有一个胡子拉碴,声音爽朗的,是基酱;有一个戴着眼镜,口吻清冷的,是埃德尔斯坦先生;还有一个金发碧眼,说话温柔的,是海因里希…
    可是,没有人能和现在这个声音所匹配。是谁?到底是谁啊?!
    费里西捂着头,几乎要把自己的呆毛揪掉。但是脑海中始终有个漏洞——他几乎能感受到有什么异样的生物在通过这个纰漏,往身体里疯长——以他的生命为养分。
     救命,谁能告诉我!我到底忘了什么!!
     缠绕感越来越明显,费里几乎能尝到自己血肉被撕裂的腥甜。是谁呢?到底是谁呢?费里西安诺意识撕扯着,几乎要咆哮了,可死亡的脚步似乎比他的呼叫更快,异物已经绕上他的喉咙,窒息感驱散了无边的黑暗,视野被空白填满——
     费里西安诺猛的睁开了眼,瞳孔涣散。
     一个黑影逆着光,愈发逼近。
   
      是死神来了吗?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
     

德意志万岁!!!!!!
🇩🇪🇩🇪🇩🇪🇩🇪🇩🇪

雏菊 Chapter7

    雨悄悄地下了,费里西还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。他故作镇定地留了字条,但却无处可逃。他不想让路德面对自己的死亡,不愿让他经历他经历过的疼痛。至于死在哪,后事如何,他没功夫想,也不乐意。
    雨越下越大,最后一个路人也转过了漫水的街角。费里西站在雨中,和仅有的行李相依为命。冰凉的水迹洇湿少年的脖颈,突兀的刺激让他忍不住发抖,病痛又袭来,费里西站不直腰。只能蹲下去,蹲下去,坐在雨里。
    要…结束了吗?费里西胡乱地想,一偏头哇地吐出一大团显眼的花来——又迅速被雨水冲散。
    困。费里西迷迷糊糊地想,眼睛不由自主闭上。
    真的好困啊…
    雨声似乎也听不见了,费里西满足地倒下,缩缩身子,不动了。

     “您所拨打的…”
      Damn it!路德维希暗骂着,罗维诺远在西班牙,怎么可能来接他?他肯定又偷偷躲哪儿去了——再他/妈出事可怎么办!
     雨哗哗的下着,大有倾盆之势。德/国人一丝不苟的背头被沾湿,松松垮垮地贴在额上——该死,他路德维希几时那么狼狈过!他脑海中突然蹦出上一次找到费里之后他孱弱的样子——不,不能再发生了!路德维希再也顾不上什么脸面,一咬牙又埋头奔走在暴雨里。
    “费里——!费里——!”

     天很蓝,是明亮的矢车菊的颜色。
     费里睁开眼,从草地上爬起来,一低头,是儿时的女仆裙。这衣服,难道…
    “海因里希!!海因里希!!你在这里的吧!”
    “海因里希!!别再丢下我一个人!带我走啊!带我走…”
    “海因里希…”
     没有回响,只有黑暗在吞噬这片天地。
    “去追随自己的内心”
     冥冥之中,似有声音。

    “费里——!费里——!”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一拖拖了那么久真的超级抱歉啊啊啊
希望能尽快更完开新坑XD
再一次对拖更感到抱歉!
土下座

雏菊(Chapter 6)

     笃笃笃。
    “休息日来打扰绅士是很失礼啊baka!”柯克兰先生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头发,该死,一会胡子混蛋肯定又要嘲笑我!
   “柯克兰先生,我来拿点胃药。”
   “喏,名字留下,药拿去。”亚瑟熟练地操作着,一抬头却看见这个大男人杵在原地一动不动,很是烦躁。
    “喂喂,我说这位小哥,药在这啊,快拿了快走快走…”
    “柯克兰先生,请问学校最近,有人离世吗。”
    “蛤?你知道你在问什么吗?!”
    “拜托了,我是z3寝室的路德维希,听说我的室友去世了,但我并不知情…”
    “你是…路德维希?噢…你是那个刚交换回来的吧,没记错的话,你的室友叫本田菊吧。”柯克兰翻了翻登记簿,不急不缓地开口。
    “是…是的!”
    “哎,真是拿你们这些年轻人没有办法…”

     三个月前的柯克兰一如既往地坐在办公室里喝茶。正当他想慨叹人生的美好时,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打搅了他——他当然很不悦,但还是结结实实地受到了惊吓。(亚瑟:一个血人冲进你家你怕不怕啊baka!)
    从少年断断续续的字句中,柯克兰大概了解了情况:他的室友本田菊爆发了花吐症,形势严峻。亚瑟看着面前染血的少年,心里暗叫不妙,火速拨打急救电话并赶往现场,只可惜,太晚了。
    亚瑟不是没有见过花吐症,但是亲眼见证花吐症患者的死亡,还是第一次——血色的樱花开满了整个视野,空气里弥漫着死神来过的清香。亚瑟行医那么多年,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样无力——病名为爱的绝症,又怎么是医术能治好的呢。
    柯克兰摇摇头,表示自己无能为力。他深深地看了少年一眼,欲言又止。不远方传来救护车尖利的警笛声,柯克兰看着一群白大褂匆匆地来,又匆匆地走,只能默默离开了。再后来的事情,他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 “事情经过就是那么多了,没别的事的话,就请您先行离开吧。”亚瑟揉了揉自己太阳穴,看得出来,回忆一件痛苦的事让他疲惫。路德维希获取了自己想要的真相后,也识趣地回去了。
     如果他不是那么心事重重地话,他也许就能听见背后人的小声呢喃:“说起来,那件事到今天,也该三个月了吧…”

     路德维希觉得很迷乱。小菊的死亡让他难以接受,而费里隐瞒更是让他想不通——费里到底是为什么不想告诉我小菊的真相呢?他为什么要欺骗我?难道我在他心里就那么不值一提吗!!!
    没有注意到自己想法变化的路德维希暗自生着闷气,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宿舍楼下。熟稔地上楼,开门,换下鞋子,“费里,我回来了。”
   一片死寂。
  “费里?你不舒服吗?我有事情想问你…”
   依旧死寂。
   “费里?”
   信手打开门,没有锁上。
   入眼的是海一样的蓝色,铺天盖地的眼睛仿佛都朝他看过来。路德维希的呼吸几乎要窒住,被注视的感觉让他晕眩,快站不住脚。他强忍着剧烈的冲击感,环视。
    费里不见了。
    桌上只有一份短短的便笺——
    今天哥哥来接我回家了哦,路德再见。费里西安诺

    路德维希几乎是飞也似地狂奔而出。
   
    狂风已起,暴雨将临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对不起!估计还得两更才能完结了wwwww
土下座

雏菊 Chapter5

    费里西和以前不太一样了。
    现在的费里很少下楼,很少出门,连房间都不愿离开。路德有时试图叫他一起出去买点东西,他都以身体不适的理由拒绝了。
    最要紧的是,费里不再笑了,总是睁开一直眯起的蜜色眼眸,就像,陌生人一样。
    路德看着一天天意志消沉的费里西,心虚而慌乱。他潜意识里害怕着费里看见那天他和爱丽丝走在一起的场景;又对自己这种莫名的感触感到慌乱。他还不明白这种复杂的情绪名为何物,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,惶惶不可终日。
    ——但他急也没有办法。呛入胸腔的海水引发了肺炎,现在的费里西,的确需要休息。
    日子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。

    今天是休息日,路德看着自己空掉的止痛药瓶子,发呆。啊…药没有了呢…真是奇怪,我的胃病已经那么严重了吗?嘛,今天去找柯克兰校医再开一点吧。
    今天的阳光不算好,天上乌压压的一层云,将雨不雨。路德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阳光灿烂的日子,阴沉沉的天,总让他的心里也笼上一层霾。
    说起来,好像很久没有见到明媚的阳光了呢。
    四下一片安寂,仿若暴风雨要来临。

   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,路上成双成对的情侣特别多。路德被猛塞了一把又一把的狗粮,觉得自己可能得了胃癌。
    路德正暗自胃痛着,一抬头——
    Damn it!又是一对!
    前方不远处,一个长发男人依偎在另一个高大男人的怀 里,说起来,这两人的着装真是奇特,长发的穿着一身像裙子又不是裙子的红衣服;高大的则系着一条长到夸张的围巾…
    诶等等!那个长发的好眼熟啊…路德快步追上,“您是…王耀先生?”
    “是的阿鲁,请问…?”
     对了,他是小菊的大哥啊!“噢,您好!我是本田菊的室友路德维希,想问问小菊近况如何…”
   “本田菊已经死了!路德维希先生,没什么事的话就请不要打扰我家小耀了,不然你家的水管会被拆掉噢korukorukoru~”高大的男子截断了路德的话头,笑眯眯的神情背后散发着紫气腾腾的杀意。
    死…死了?
    路德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,陷入深深的惊愕,与困惑。
    开…开玩笑的吧…
    路德安慰着自己,把最拙劣的谎言说给自己听。

    乌压压的云层被闪电撕开了一角,悠远的苍穹传来阵阵雷鸣。

    费里西安诺从窗口望出去,颤抖着撕下新一天的日历。
    纸张飘飘忽忽到达地面,谁亲手装订好的日历板上,空空荡荡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还有大约两更完结!
但是在下过两天天就要开学了。。
所以。。可能。。
一更绵绵无绝期。。
对不起哇各位小天使
土下座。

雏菊 Chapter4

    警报很急促的响起来了,因为有人看见了鲨鱼在浅海的边上游弋。
    路德听到警报的时候,心倏的一紧,随即丢下爱丽丝向海边跑去。海滩上一片慌乱,没有感情的警报声在路德耳边回荡,路德的心跳的很快。路德抓住旁边身旁一个少女的手臂,少女惊叫起来“啊!”路德急忙说“对…对不起”少女的脸很红,快要哭出来了。“实在是对不起,那个,我想问的是——我在找一个人——大概高到这里——”路德在自己胸膛前比划着,“很可爱的一个男孩子——棕色头发——这里一撮毛往上翘——卷卷的”路德一边说着话一边喘气。少女挣脱开了,手指颤抖着指向前方“应该在……应该在那里,有一个男孩子躺在沙滩上…棕头发的…正在抢救…”路德马上跑开了,内心慌张,没有注意那个姑娘出神的目光和绯红的面色(还有爱丽丝的)。
    费里西静静地躺在人群中央,脸色苍白,棕色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他的面庞,失去一贯的活力;就连那根呆毛,虽然还是撇在一边,但也软趴趴地垂了下来。阳光依旧晴朗,照在费里身上依旧闪闪发光,像余晖一样。路德跪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旁边有人拍拍路德的肩膀,安慰道:“已经没事了,只是昏迷不醒,没关系,救护车很快就到。”。路德想不出什么话来回答,一瞬间,路德心里一片空白,路上跑过来时的一些情绪都碎成破片,消失无名的空白里。路德多么希望这些罪能替他受,只要他还能明媚地笑起来,一如阳光般灿烂。
    
    黑暗冗长,忽地出现了一束光。光的尽头里,金发碧眼的少年穿着黑袍,安静地站立。“海因里希!”费里似乎听见自己喊,“等等我!”他向那个身影奔去,可总是若即若离。“带我走啊…海因里希!”黑袍的少年终于回了头,伸出双臂——推开了费里。
    “回去吧。”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重新修改后的依旧短小的一章
感谢老铁儿给的建议! @vivj
舍不得虐花夫妇哇…

【新年贺岁】如果世界一起吃年夜饭

王耀:欢迎大家来我家一起过年阿鲁!我做了满汉全席大家不要客气阿鲁!
阿尔弗雷德:有憨八嘎吗!
亚瑟:你怎么满脑子就只知道憨八嘎啊baka!
露西亚:死胖子对我家小耀做的饭菜有什么不满吗^L^
王耀:哎呀!不要吵了阿鲁!你们吃不吃阿鲁!
费里西安诺:Ve~那我就来品尝一下咯~ … 唔!啊!!啊!!这是什么哇!!!多一字!!多一字!!救命哇!
路德维希:费里!你怎么了!你吃了什么!王耀先生,拜托您看看!
本田菊:…根据在下的观察,这是Nini家的一种名为“剁辣椒”的食物…实在觉得辣的话喝多点水就好了…
弗朗西斯:尼桑我需要墨镜…
王耀:前排卖墨镜了阿鲁,年底清仓,通通二十块了啊!
阿尔弗雷德:王耀你真是抠哇!
王耀:噢你不说我还忘了,红包拿来阿鲁。
阿尔弗雷德:什么哇!?你们不是长辈给小辈红包的嘛??应该是你给本hero红包!
王耀:那你不给红包的话,还钱也行阿鲁。
阿尔弗雷德:哇哇哇有人欺负我啊亚蒂蒂XD
亚瑟:关我什么事啊BAKA!!
露西亚:还是说美国胖子你想尝尝我的魔法小棒棒★~korukorukoru~
阿尔弗雷德:不要以为你拿个水管本hero就会怕你一头蠢熊!
露西亚:是吗美国胖子?那来打一架好了korukorukoru~
【场面一度十分混乱】
王耀:哎呀!大过年的不要打架阿鲁!!【“咣咣”给阿尔伊万一人一锅】
基尔伯特:打架?本大爷最擅长打架了kesesesese…
伊丽莎白:闭嘴蠢鸟!【“咣”给了普爷一锅】
王耀:谢谢姐贵帮忙阿鲁!下次你试试我家的中华锅吧,打起来手感不错。
伊丽莎白:好的王耀先生,我现在就替天行道为民除害。
基尔伯特:男人婆你这么暴力你怎么嫁的出去啊!
伊丽莎白:啊?!你再说一遍?!
基尔伯特:小少爷你管管你家的女仆哇!
罗德里赫:真是大笨蛋先生!好了伊莎,别闹他了。
伊丽莎白:呵,普鸟你给我放小心点。小菊,晓梅,走,姐姐找到了好素材。
林晓梅:姐贵赛高!
本田菊:在下觉得这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王耀:哎呀好啦好啦,不吃饭就喝酒!喝酒阿鲁!上好的茅台啊!
露西亚:小耀尝尝我的伏特加korukorukoru~
弗朗西斯:尼桑我的红酒可是世界一流哟~
基尔伯特:哈哈阿西!男人婆走了,我要喝啤酒喝个爽kesesese…
路德维希:哥哥你要节制一点…【OS:妈的我的胃药呢?!】
亚瑟:酒?有酒?
【柯克兰先生还是碰到酒了…】
【半个多钟后】
亚瑟:哈哈哈酒真他妈好喝啊嗝儿!
基尔伯特:本大爷今天也帅的像小鸟一样哇kesesese!
费里西安诺:多一字!!多一字!!ve…怎么有两个多一字??呜哇哇有三个???多一字!!!
路德维希:费里…我在这里…不要吵…【OS:我的药他妈的在哪?????】
基尔伯特:本大爷♬世界第一帅♪啦啦啦~
【横七竖八地倒了全世界】

熊不知几郎:你谁?
马修:马修啦…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新年的贺岁脑洞哇!
不知道该怎么打tag了…(出场率不高的我就不打了www
祝米娜新年快乐~
我的花吐症小文就要凉了XD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