奓茤

绝对不会弃坑的!

雏菊 Chapter3

   “路德路德~班里的同学说要去海边联欢噢,你去吗?”
   “啊,联欢啊…我刚回来还有很多事…”
   “去嘛去嘛,路德~”
   “诶…好吧…”

    车内坐满了人,青春的荷尔蒙气息在空气中飘荡,热情而浓烈地交织在一起。
    费里一如既往地待在路德身边,但他插不上嘴——路德身边的莺莺燕燕实在太多,女孩子们对他不感兴趣。路德的确很有风度,哪怕他再不喜欢这样热烈的场合,他还是面带微笑地,一一回应。
    大概,路德喜欢女孩子吧。费里想。他转头望向窗外,一大片湛蓝的海撞进他的眼,也狠狠地撞进他的心。
     那个人的眼睛也像极了海。一样的颜色,一样的的深邃,一样的在羞赧平和的表面下汹涌着爱情的暗流。
    但他到底不是海。他不能像海一样与天地同寿。他最多只能算海里的一朵浪,昙花一现地,英年早逝了——长眠在墓碑下的棺椁里,身边开满了矢车菊,也是一样的蓝色。
    花吐症,花吐症。
    我该怎么办呢。
    海因里希?

    11月下旬的南意大利还充斥着阳光,青春的肉体珍珠一样地洒落在沙滩上。
    “哇——路德路德~你看你看,好多漂亮的小姐姐呐~Ciao~美丽的小姐~你有兴趣和我们喝一杯吗~”费里又恢复了常态,热情地搭讪着来往的美女。
    “唉…你啊…”路德习以为常地感到胃痛,抬手揉乱了爱人的头发。嗯?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字眼飘过去了…
    “唔啊!路德好坏啊QAQ…哼!我要去游泳啦!”沙滩上的意大利少年一溜烟跑远,谁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辉映着耀眼的光。如果忽略他诡异的走姿的话,这真是个令人心醉的美妙画面。

    “Ciao~英俊的先生,请问您能赏脸和我共进一杯吗?我叫爱丽丝。”路德维希转身,一个曼妙的棕发少女站在他面前。他不由得晃了神,这个女孩和费里西长得实在太像了,就连鬓边的一缕呆毛都一致地翘起。
   “啊…噢!好…好的…”路德维希实在不忍心拒绝这个和费里西如此相像的女孩,只朝远处望了望,看到费里还在海面上高兴地玩,也就和女孩走远了。

    突然,一股钝感撞上了费里的心。他抬头一望,却只能看见路德和一个陌生女孩渐行渐远的背影。他不由得慌了神。恐惧和疼痛一并沸腾,在血液里嘶叫。
   “路德!!路德!!等等我!!!”费里西奋力向海岸游去,但疼痛扯住了他——他剧烈地咳嗽起来,带血的花一下子洇红了一小片蓝。海水倒灌进费里的口鼻,冰凉凉向肺里去,引起一阵又一阵的咳嗽。
    费里被水迷了眼,睁不开,视野陷入黑暗;越来越多的海水向身体里去,挤出越来越多的血与花。他用尽最后一份力气努力扑腾,发出求救的信号。最终连意识都不能维持,跌入冗长的梦境里。
    血腥在海里蔓延,远处几只鲨鱼游弋。
Tbc.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