奓茤

绝对不会弃坑的!

爷&孙的恋爱遗传

   “基酱!我回来啦!”欢快的声音穿过厅堂,是老凯撒的宝贝孙子费里西安诺。“宝贝孙孙~”老人从卧房里飞奔出来,身姿健朗;“基酱~”费里也飞奔而去,爷孙俩紧紧地抱在一起。
    被忽视的路德维希站在玄关处,看着无比相像的两人热情相拥,觉得胃痛得不得了。这就是自己从小崇拜的人吗?“基酱~今天是情人节,我带了我男朋友回来见你噢~”费里西安诺从爷爷的怀里离开,跑向路德维希:“你看你看,他就是路德维希噢~”
    老凯撒打量着自己的准孙婿,后背突然僵硬——金色头发,湖蓝色眼睛…不会吧…
   “小伙子哪里人?”“德国人。”…卧槽?
   “你姓什么?”“贝什米特。”…卧槽!!!
   “迪特玛——!!”路德维希看着自己的偶像叫喊着冲回房间,觉得胃更痛了。不过,这个名字,好像有点熟悉?
    “干什么?”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出来,费里看见自家爷爷拉着一个美人出来——金色长发,湖蓝色眼睛。他觉得自己要乱掉了,长…长头发的路德??费里紧张地打量着神秘人和路德,吓到睁开的蜜色眼眸里抖动着疑惑的光。
    比起费里的不知所措,路德看起来镇定多了,当然他死机了也说不定。迪特玛心怀不爽地被凯撒拉着手,他都要困死了,混蛋凯撒为什么不知节制?只是他一抬眼,就知道混蛋凯撒急急忙忙拉他出来的原因了——
    两双湖蓝色的眼睛相对,贯通的视线中写着一句话——
    卧槽,爷爷/孙孙!
   “基…基酱…他…他是谁啊…”小费里要吓坏了,躲在基酱身边,声音都破碎。“他…他是你男朋友的爷爷…”“那为什么会在基酱房间里呢??”“他…他还是你奶奶…”
    两个日/耳/曼人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好了。空气诡异地安静。最后还是老凯撒打着哈哈把迪特玛推回屋,打破了这种尴尬局面。
   
    “迪特玛!你说谁会是上面那个?”…白痴。奶奶并不想理他。“啊哈哈哈,我孙孙当然随我啦!”就你孙子那怂包,当然是我孙子了。“迪特玛迪特玛~我们打个赌吧~”“我赌我孙子,我赢了你就休想上我床。”迪特玛淡淡地开口,揉了揉肩又躺回床上。真是痛死了,混蛋凯撒。
 
   “路德路德,奶奶和你长得好像啊!”“那是我爷爷!”“但是基酱说他是我奶奶嘛…”“唉,你啊…喂!费里!不要在我身上乱动啊!”“怎么了嘛路德~”“啊…你真是的…”“唔啊!路德!不…不要…唔…啊…”

    老凯撒蹲在孙子房间门口,心里一阵发凉。
   “听到了吧,你今晚滚去睡沙发去。”
Fin.

情人节的小糖饼!白骨组的粮好少哇哭唧唧…

评论(3)

热度(1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