奓茤

绝对不会弃坑的!

雏菊 Chapter7

    雨悄悄地下了,费里西还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。他故作镇定地留了字条,但却无处可逃。他不想让路德面对自己的死亡,不愿让他经历他经历过的疼痛。至于死在哪,后事如何,他没功夫想,也不乐意。
    雨越下越大,最后一个路人也转过了漫水的街角。费里西站在雨中,和仅有的行李相依为命。冰凉的水迹洇湿少年的脖颈,突兀的刺激让他忍不住发抖,病痛又袭来,费里西站不直腰。只能蹲下去,蹲下去,坐在雨里。
    要…结束了吗?费里西胡乱地想,一偏头哇地吐出一大团显眼的花来——又迅速被雨水冲散。
    困。费里西迷迷糊糊地想,眼睛不由自主闭上。
    真的好困啊…
    雨声似乎也听不见了,费里西满足地倒下,缩缩身子,不动了。

     “您所拨打的…”
      Damn it!路德维希暗骂着,罗维诺远在西班牙,怎么可能来接他?他肯定又偷偷躲哪儿去了——再他/妈出事可怎么办!
     雨哗哗的下着,大有倾盆之势。德/国人一丝不苟的背头被沾湿,松松垮垮地贴在额上——该死,他路德维希几时那么狼狈过!他脑海中突然蹦出上一次找到费里之后他孱弱的样子——不,不能再发生了!路德维希再也顾不上什么脸面,一咬牙又埋头奔走在暴雨里。
    “费里——!费里——!”

     天很蓝,是明亮的矢车菊的颜色。
     费里睁开眼,从草地上爬起来,一低头,是儿时的女仆裙。这衣服,难道…
    “海因里希!!海因里希!!你在这里的吧!”
    “海因里希!!别再丢下我一个人!带我走啊!带我走…”
    “海因里希…”
     没有回响,只有黑暗在吞噬这片天地。
    “去追随自己的内心”
     冥冥之中,似有声音。

    “费里——!费里——!”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一拖拖了那么久真的超级抱歉啊啊啊
希望能尽快更完开新坑XD
再一次对拖更感到抱歉!
土下座

评论(10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