奓茤

绝对不会弃坑的!

雏菊 Chapter 8


   “费里!”
    转过又一个街角,路德维希终于发现了,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费里西安诺。路德心中一块巨石,狠狠地落了地,引起一下沉闷的痛。啊…果然又是这样啊…路德维希嘲讽地苦笑,他一丝不苟的装束此刻乱七八糟。
    费里啊,你怎么,又躺下了呢?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噢。
     路德维希扶起地上的人,揽在怀里。
     真的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…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呢,为什么要离开我呢…
     路德维希用前额轻抵着对方的前额,鼻尖对鼻尖——几乎是感受不到一丝丝的温热。
     难道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,费里西?丢下朋友可是不道德的…啊…我们这样真的还算是朋友吗…
    雨水忽而变得滚烫了,从男人的下颌淌过,消失在大地。
    嘛…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还是告诉你吧
    风声带雨,席卷着天地。救护车的警笛,化在呼啸里,泥泞不清。

     “Ich liebe dich.”
 
     是谁?
     黑暗,始终是黑暗。费里西使劲地睁眼,却还是看不见。明明一直有个声音在呼唤着,可是,那是谁?
     大脑在运作,许许多多破碎的记忆纷至沓来。有一个呆毛翘起,谈吐粗暴的,是罗维诺;有一个胡子拉碴,声音爽朗的,是基酱;有一个戴着眼镜,口吻清冷的,是埃德尔斯坦先生;还有一个金发碧眼,说话温柔的,是海因里希…
    可是,没有人能和现在这个声音所匹配。是谁?到底是谁啊?!
    费里西捂着头,几乎要把自己的呆毛揪掉。但是脑海中始终有个漏洞——他几乎能感受到有什么异样的生物在通过这个纰漏,往身体里疯长——以他的生命为养分。
     救命,谁能告诉我!我到底忘了什么!!
     缠绕感越来越明显,费里几乎能尝到自己血肉被撕裂的腥甜。是谁呢?到底是谁呢?费里西安诺意识撕扯着,几乎要咆哮了,可死亡的脚步似乎比他的呼叫更快,异物已经绕上他的喉咙,窒息感驱散了无边的黑暗,视野被空白填满——
     费里西安诺猛的睁开了眼,瞳孔涣散。
     一个黑影逆着光,愈发逼近。
   
      是死神来了吗?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
  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