奓茤

绝对不会弃坑的!

雏菊 Chapter 9


    “贝什米特先生,瓦尔加斯先生他得的是花吐症。而且很遗憾的是…已经是最后的期限了。如果在这几个小时里找不到命定之人的话…您看看吧,这是他现在的情况。”
    薄薄的黑胶片上,是费里西安诺体内令人惊骇的景象——象征纯洁的雏菊花密密匝匝地挤在肠壁上,扭曲异样的美感。路德维希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天知道这几个月,费里是过着怎么样痛苦的生活?
    …花吐症。路德不是不知道这种诡异的疾病——小菊正是为它而死。再加上其极强的传染力…他大概知道为什么费里一直瞒着小菊的死亡了,恐怕在小菊暴毙而亡的那天,费里就已经感染上这种可怕的病症。
   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我…真的不知道他的…心上人…是谁。”
    “真的很抱歉,这种病,您应该清楚。”
    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 “喂,哥哥。你认识费里的时间比我久,你知道,他有喜欢的人吗?”
     “嘿,阿西!本大爷的好弟弟…你怎么突然问这个?小费里怎么了吗?!”
      “花吐症。”
      “又是花吐症!?这个…小费里他…喜欢过的人是有的,可是,已经去世很久了…”
      “…好。我知道了。”
      “诶,阿西!实在没有办法的话…不要冒险,阿西。”

   “喂,您好。请问是费里的哥哥罗维诺吗?我是路德维希·贝…”
   “他/妈/的你个土豆混蛋!我的笨蛋弟弟怎么啦!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要了你的命…妈/的番茄混蛋…”
   “诶嘿嘿不好意思,小罗马诺一直都是这样。小费里出什么事情啦?”
   “花吐症。你们知道他有喜欢的人吗?”
   “我不清楚噢…我帮你问问小罗马诺。…小罗马诺!小费里有喜欢的人吗!…我/他/妈怎么知道他喜欢谁啊!他喜欢的那个小子不是早就死了吗!他现在对这个土豆混蛋不是挺上心的吗!…你听到了吧。要好好照顾费里噢,小贝什米特先生。”
    “…好。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 “所以您有答案了吗?贝什米特先生。”
    “…请您回避一下,我,我想试试。”
    “可是如果您不成功的话…”
    “会感染。我知道。”
     而且,也没有人能够拯救我了。
  
     医生们出去了,狭小的病房一瞬间显得空空荡荡。路德维希凝视着病床上的费里西安诺,心中充满了不确定。他爱上面前这个少年了,这是毫无疑问的;可是,他爱他吗?平日里的撒娇耍赖,真的算得上是爱意吗?更何况,他的心,也一度属于别人…
   
    “是谁!”少年猛地睁开了眼,却是令人心慌的涣散。
    “费里!”路德恍然回神,有些欣喜,却看见费里本就失焦的双眼,一点点翻白,翻白。
    “是谁!是谁!…”
     费里西安诺还在无意识喊叫着,路德维希才意识到,他不能再拖下去了。路德深吸一口气,最终伏下了身子——
    “我是路德维希。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。”
    “路…路德?路德?”
    “是我。”
    “路德!路德!路唔…”

     费里西的嘴唇很干,远没有旧日看起来所能品尝到的润泽;可路德维希并不在乎,他甚至想攫取更多一点——真爱之吻,要吻到什么地步呢?仅仅只是唇瓣相贴似乎并没有多大成效…索性更进一步——左不过也是一死,不如趁人之危一次,满足他禁断的幻想好了。
    刚一撬开费里西的牙关,他就尝到了鲜血的腥甜——真是与书本里形容的不同啊,路德维希想,却继续着舌尖的探索。先将少年的贝齿描摹一遍,的确和它们看起来那样小巧又齐整;平滑的上颌已经被繁杂的花覆盖,留下酥麻而瘙痒的触感。费里西的舌就在下方,路德维希尝试触碰,然而刚一相抵的瞬间,就有一阵过电般的快感轰击了他,紧接着,费里西口腔里的花朵像是活了过来,顺着路德维希的舌一路向内生长,极具生命力。
    路德维希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费里西的口腔——然后扭头开始咳嗽。花带血纷纷,撒了一地。路德维希被剧痛所占领,却更心疼起费里西安诺来。在过去的三个月,小费里是不是每天都经历着这样肝肠寸断的疼?连他都难以忍受的痛楚,他又怎么还能保持笑容呢?!而自己,非但没有察觉,还做了伤害他的事,把他至于险境,背负上更重的伤痛…
   路德维希双目发黑,摇摇欲坠。他想支撑着走出去休息,一回头,床上的病人却剧烈的颤抖起来,口中不断涌出更多更多的花瓣。果然,我还是没能救下他吗…路德维希最后深深地看了费里西一眼,伸手按响了床头的铃,再难耐万蚁噬心的疼痛,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 他没发现的是,满地赤白交加的花,和费里西安诺口中一模一样。
Tbc.

评论(5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