奓茤

绝对不会弃坑的!

青春期的荷尔蒙躁动

突如其来的甜蜜脑洞√





“哈…嗯啊…小胜…嗯…”
“废久…”
    
被窝里的湿意让爆豪胜己起了个早,他难耐地一掀褥子,粘湿的裤裆让他没忍住对自己的头爆了一炮——操!老子才不会尿床!

“臭小鬼!给我好好吃饭!” 光己看着有一搭没一搭吃饭的爆豪胜己,大为光火。她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,生出一个这么不省心的孩子。

“吵死了老太婆!我去上学了。”心情烦躁的爆豪并没有多大食欲,索性把盘子一推,扯上书包就冲出了家门。

可恶!都怪那个废久!

另一边的绿谷也没有心情畅快的到哪里去。想起来早上那一条略带腥气的内裤,他的脸就烫得可以烤一块猪扒;再加上,梦里那双猩红色的眼睛…绿谷出久只想发动一记ofa100%把自己锤进地里。
   
为什么会是小胜呢…绿谷苦闷地想。明明从小到大都在欺负自己,脾气又臭,打人又痛,明明应该最讨厌他了!为什么,为什么会梦到这种事情…
   
绿谷纠结一个上午也没有得到结果,果然还是向别人求助一下好了——“丽日同学!那个…请问…在梦里见到一个很熟悉的人,代表着什么意思呢…?”绿谷嗫嚅着开了口。

“诶?小久君?梦里…熟悉的人…那,在做些什么呢?”

“啊!做些什么的话…诶…就,就是一些,很,亲密的事情啦…”绿谷挠挠头,脸一下就烧得通红。

“亲密的事情…!!小久君!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呀~嘻嘻…”丽日玩味的笑着,其实她的确很好奇。

“诶!?是喜欢的意思吗…”绿谷嘟囔着,捂着脸躲回了座位,趴在桌子上,视线却不由自主地飘向了那个金黄色的榴莲头。

嘁!真是不爽!爆豪都不需要去看,也能知道这目光来自于谁。除了那个废物书呆子,谁还敢用那么直勾勾的眼神盯着自己。那个废物书呆子…可恶!可恶!他凭什么自作主张跑进别人的梦里来!还做出那种…那种…啧!

爆豪胜己一股气没收住,手边的书本就被炸了个稀烂。——妈的!

不远的切岛看到这一幕,担忧地对上鸣小声嘀咕:“刚期中考完,爆豪是不是有点太累了啊?我看他今天心情很糟糕啊!”

“安啦切岛,爆豪哪天不都这样嘛。”上鸣满不在乎地撇撇嘴,表示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。

“他今天可是把书都炸了啊!诶,要不,我们放学带他出去放松一下?”切岛依旧表示担忧,但带爆豪出门的主意明显获得了上鸣的肯定。

“出去玩?好啊好啊!”虽然上鸣的出发点和自己的本心似乎截然不同,但是说干就干!这是切岛锐儿郎一贯秉承的男子汉原则!

“喂,爆豪!放学之后要不要出去放松一下?我看你现在好像很不爽嘛!”

正在火头上的爆豪下意识地就想给来人一发爆破,但在看清来人之后还是及时地收住了手。嘛,是切岛啊,不是什么不长眼睛的废物点心。

火花在爆豪的手中堪堪闪烁了一瞬,却没能逃过绿谷的双眼。望着不远处切岛和爆豪相谈甚欢的情景,绿谷出久的心突然不由自主地坠下去,坠进深渊里。

切岛同学真是厉害啊…明明小胜想用个性的时候从来不会收手的…小胜也终于交到可以知心的朋友了吗?真是令人高兴的事情…呢。

无意识注视了许久的绿谷终于讪讪地收回了目光。只是视线突然变得模糊,那么多年来的隐忍,委屈,全都变成豆大的泪珠猛地砸在课本上,猝不及防。

明明从小到大一直陪在小胜身边的是自己才对。

果然小胜,那么讨厌我吗。

令人不爽的目光总算消失了。爆豪胜己放松了一瞬,眼睛却假装不经意地一扫——什么嘛,废久就是废久,一天到晚哭个没停,跟小时候一模一样。脸还哭得红红的…

废久的眼睛是红的,嘴是红的,脸颊也是红的,全身上下都是暧昧诱人的潮红色。眼眶里还蓄着一汪晶莹的水,嘴角的唾液被拉成缠绵的细丝——连接着两个情动的少年。

妈的!!难看死了!!

已经奄奄一息的书本没能逃过被鞭尸的噩运。

“那个…爆豪?”

“不去!老子才没有什么狗/屁烦心事!”
   
钢铁男儿切岛显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和同样一脸错愕的上鸣电气面面相觑。

只有不远处的丽日御茶子把一切情景都尽收眼底,这对幼驯染的真正关系在女孩子眼里,再好懂不过了。

小久君和爆豪同学都是大笨蛋呢。

End.
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