奓茤

绝对不会弃坑的!

雏菊(Chapter 6)

     笃笃笃。
    “休息日来打扰绅士是很失礼啊baka!”柯克兰先生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头发,该死,一会胡子混蛋肯定又要嘲笑我!
   “柯克兰先生,我来拿点胃药。”
   “喏,名字留下,药拿去。”亚瑟熟练地操作着,一抬头却看见这个大男人杵在原地一动不动,很是烦躁。
    “喂喂,我说这位小哥,药在这啊,快拿了快走快走…”
    “柯克兰先生,请问学校最近,有人离世吗。”
    “蛤?你知道你在问什么吗?!”
    “拜托了,我是z3寝室的路德维希,听说我的室友去世了,但我并不知情…”
    “你是…路德维希?噢…你是那个刚交换回来的吧,没记错的话,你的室友叫本田菊吧。”柯克兰翻了翻登记簿,不急不缓地开口。
    “是…是的!”
    “哎,真是拿你们这些年轻人没有办法…”

     三个月前的柯克兰一如既往地坐在办公室里喝茶。正当他想慨叹人生的美好时,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打搅了他——他当然很不悦,但还是结结实实地受到了惊吓。(亚瑟:一个血人冲进你家你怕不怕啊baka!)
    从少年断断续续的字句中,柯克兰大概了解了情况:他的室友本田菊爆发了花吐症,形势严峻。亚瑟看着面前染血的少年,心里暗叫不妙,火速拨打急救电话并赶往现场,只可惜,太晚了。
    亚瑟不是没有见过花吐症,但是亲眼见证花吐症患者的死亡,还是第一次——血色的樱花开满了整个视野,空气里弥漫着死神来过的清香。亚瑟行医那么多年,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样无力——病名为爱的绝症,又怎么是医术能治好的呢。
    柯克兰摇摇头,表示自己无能为力。他深深地看了少年一眼,欲言又止。不远方传来救护车尖利的警笛声,柯克兰看着一群白大褂匆匆地来,又匆匆地走,只能默默离开了。再后来的事情,他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 “事情经过就是那么多了,没别的事的话,就请您先行离开吧。”亚瑟揉了揉自己太阳穴,看得出来,回忆一件痛苦的事让他疲惫。路德维希获取了自己想要的真相后,也识趣地回去了。
     如果他不是那么心事重重地话,他也许就能听见背后人的小声呢喃:“说起来,那件事到今天,也该三个月了吧…”

     路德维希觉得很迷乱。小菊的死亡让他难以接受,而费里隐瞒更是让他想不通——费里到底是为什么不想告诉我小菊的真相呢?他为什么要欺骗我?难道我在他心里就那么不值一提吗!!!
    没有注意到自己想法变化的路德维希暗自生着闷气,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宿舍楼下。熟稔地上楼,开门,换下鞋子,“费里,我回来了。”
   一片死寂。
  “费里?你不舒服吗?我有事情想问你…”
   依旧死寂。
   “费里?”
   信手打开门,没有锁上。
   入眼的是海一样的蓝色,铺天盖地的眼睛仿佛都朝他看过来。路德维希的呼吸几乎要窒住,被注视的感觉让他晕眩,快站不住脚。他强忍着剧烈的冲击感,环视。
    费里不见了。
    桌上只有一份短短的便笺——
    今天哥哥来接我回家了哦,路德再见。费里西安诺

    路德维希几乎是飞也似地狂奔而出。
   
    狂风已起,暴雨将临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对不起!估计还得两更才能完结了wwwww
土下座

评论(5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