奓茤

绝对不会弃坑的!

雏菊 Chapter 10


    黑影越发凑得近,近得能让费里西看清来人的金发碧瞳。
    是海因里希么?
    像极了,但不是。
   “我是路德维希。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。”  
    路德?好熟悉的名字。他试图回忆起有关这个名字的一切,可是那些弱不禁风的雏菊霸道多了,饶是把根须扎得更紧。他再次剧烈地疼痛起来,只能无意识地重复呼喊,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也的确是良药。
     费里西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舌尖一点,周身的疼痛都被它带走了,心脏一麻——
    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,攻破了花瓣的枷锁;不仅仅是“路德维希”,还有他严肃时紧蹙的眉头,生气时发黑的脸;他会做美味可口的pasta,他身上有着令人安心的荷尔蒙的味道…在一起的日子,郁闷的,快乐的,全都回到脑海中来,一点一点填补上记忆的漏洞,把花朵都挤走,从口中吐出来。被雏菊带走的活力一点一点地回到身上来,费里西安诺越发清醒起来。他不仅找回了自己的生命,更找回了“路德维希”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全部意义——
     这是带给他重生的名字。
     是海因里希离去之后,让他重新充满爱的人。
     是想要厮守一生的人。

    “海因里希,我找到我内心的答案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主任!病人的血压和心跳都在回升!”
    “安排一下,他很快可以转出ICU了。”
    “他们,找到了奇迹。”

     路德维希是被一片嘈杂声叫醒的,他老哥基尔伯特的声音尤其吵。
     “我说你个死男人婆…阿西!你醒啦!”
     “蠢鸟你说什么!?(咣)…诶?蠢鸟的弟弟醒啦?”
      路德维希睁开眼,扫视整个病房——这是个普通病房,旁边的床位上并没有人——所以费里他——
     
     砰!
     “番茄混蛋!不许拉着我!要不是笨蛋弟弟我才不会来看望……”
     顺着声音看过去,找到了——
     哆哆嗦嗦躲在门后堪堪露出的一根卷翘的呆毛。

      哼,真是拿那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啊。
      路德维希无不头疼地想,眼神温柔得动人。
End.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从寒到暑,终于!
一直一直热爱着花夫妇!
撒花🌸~

评论(5)

热度(18)